上饶新闻网

咪乐|直播|国外 据了解,四川音乐季活动实施方案出炉,提出以成都为核心,以甘阿凉三州为重点,其他市州联动发展的1+3+N四川音乐季活动模式,通过开展四川音乐季活动,进一步扶持四川省优秀音乐原创作品、打造特色音乐季品牌、培育市场主体、延伸产业链、创新文化服务模式,推动跨界融合发展,推进音乐产业的提档升级,丰富人民群众精神生活,充分发挥音乐产业对四川经济结构转型,统筹推进全省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 新闻:0793-8224621 --

数字报刊 微信公众号
首页> 呼声 > 调查·关注 > 正文

老人独自就医犯难 陪诊服务需求大

2021-10-17 09:05:59  |  来 源:上饶日报  点击:
  陪诊护士提醒老人按时用药

  本报记者 郑欢

  “我没有智能手机,扫不了健康码,怎么进医院?”“化验单自助打印机怎么操作啊?我年纪大了眼睛不好,看不清字。”随着信息技术快速发展,智能化服务在深刻改变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同时,也使部分老年人感到无所适从。尤其在看病就医这件“刚需”事上,面对医院各种自助电子机器及日益增加的智慧元素,“全程有专门人员陪诊”成为许多独自就医的老年人共同的心声。   

  老人独自出门就医常犯难 

  你一个人出门看病方便吗?近日,记者就此采访了饶城多位65岁以上的老年人,其中不少人坦言:子女不在身边,常一个人就医,但是玩不转智能手机,不知如何预约挂号;到了医院,面对自助机上的操作要求,又看不清、用不来;此外,星罗棋布的就诊科室让人“晕头转向”。久而久之,都害怕独自去医院。

  “我老伴十多年前去世了,儿子现在也有自己的家庭,工作生活都很忙。只要我能动,就不想麻烦孩子。”今年76岁的苏荷花家住饶城解放路,她告诉记者:“之前我胃不舒服,自己去了趟医院,因为不会用手机提前挂号,也不会操作自助挂号机,所以只能在窗口通过人工挂号,结果排了几十分钟队,也没排到自己。后来胃又疼起来,只好先坐到边上休息一下。”苏荷花回忆说,之后,她重新排队挂号,并与消化内科医生进行了面诊,医生让她分别去做个B超和幽门螺杆菌的检查,没想到,两个检查科室并不在同一栋楼,“在医院走来走去找科室,人都快转晕了。说实话,我现在都怕一个人去医院,还是得有人陪。”   

  采访中,不少老人与苏荷花有着同样的感受,到医院挂号难,不会操作就医自助设备、奔波不同就诊科室感到吃力等是他们普遍反映的就医难点。

  “我们现在年纪大了,记忆力、学习能力、视力等各方面都不太行,想要一下子学会操作所有智能设备不太现实。”家住饶城天骄家园小区的李萍说,她今年67岁,几年前学会了网购,疫情期间,她还从网上订购了很多蔬菜。但是,就医自助设备她还没学会。她说,自助设备上的步骤很多,有时点错一下,就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了,越着急越操作不来。“我也知道智能化是趋势,但年纪大了没办法,一个人去看病只能走传统就医通道。”李萍说。

  期盼陪诊服务覆盖面更广

  “到医院看病,挂号、检查、化验、排队,一套流程走下来,老年人很难应付。尤其当子女不在身边,腿脚不便的老人单独就医时,有人陪诊就成为了一种现实需求。面对这种需求,去年我们成立了志愿者服务队,对前来就诊的老年人提供一对一陪诊服务,希望能让他们看病没那么难。”江西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第一附属医院客服部护士李丹介绍,到医院就诊的老年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没有人陪同的,“我们愿意成为他们的小帮手。”

  李丹说,从老人进院开始,志愿者便会上前询问其就诊需求,然后帮其代挂号、陪同就诊、代取药等,陪诊期间记住医嘱和复查时间,为老人标注好每天的用药量,提醒老人按时用药。采访中,记者碰到了刚就诊完的廖先生。廖先生今年83岁,是一名慢性支气管炎患者,几乎每个月都要到该院看病、开药。“以前都是我女儿请假陪着我来医院,很不方便。后来医院有了一对一陪诊服务,都是我自己来,志愿者会全程陪同,让人很舒心。”廖先生说,这样的服务,真的很好。

  “小姑娘,我孙女帮我在网上挂好号了,请问我要怎么签到?”随后,记者在上饶市立医院看到,一位腿脚不便的老奶奶,走到该院门诊大厅的志愿者服务台。“奶奶您别着急,我来帮您。”志愿者小李接过老人的手机,查看完相关预约挂号信息后,带着她去心内老年科诊室,并全程陪同其签到、诊查、缴费、取药,直至把她送出医院。“起初还担心一个人来会很麻烦,没想到这么顺利,谢谢你!”老人笑着说道。据悉,该院像小李这样为独自就医的老年人提供陪伴就诊服务的志愿者共有上百名。“部分独居老人生病不愿意给子女说,怕影响子女工作、怕给子女添麻烦,自己来医院。所以我们想到了这个办法,帮助老年人独自就医更轻松、方便。”上饶市立医院护理部主任邵丽婷表示。 

  采访中,记者发现,老人对一对一陪诊服务的需求较大,不少老人甚至表示,陪诊解决了他们独自就医的大难题。然而记者在走访过程中了解到,饶城提供此项服务的医院寥寥无几。一家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就医人数多,志愿者人数不足,是他们未能配备一对一陪伴就诊服务的主要原因。“期盼陪诊服务覆盖面更广”成为许多独自就医的老年人共同的心声。

  帮助老人就医需多方合力

  “我们辖区有不少老人,尤其是孤寡、空巢老人,如何帮助他们独自就医更便利,我认为需要多方共同努力。”信州区北门街道长塘社区党支部书记缪黎说,目前,他们与市第三人民医院、北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九如城居家养老中心等机构进行了合作,“如有老人需要独自出门就医,我们会及时与居家养老中心等联系,对方会派专门的医务社工陪同其到医院。挂号、候诊、付款、拿药这些事都不用老人操心。”缪黎表示,下一步他们计划加大医务社工队伍的建设,以便更好地满足老人独自看病的需求。

  “伴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助老就医的需求越来越大,如何帮助老年群体独自就医更轻松、有效率,是摆在全社会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需要多方共同努力。”采访中,不少市民如此表示。市民张先生说:“我认为,仅靠医院很难满足老年患者的就医需求,社会也可发挥巨大作用。比如,社区、基层医疗机构、专业院校等各方力量都应积极形成合力,让越来越多懂医学常识的人才志愿加入到一对一陪诊服务中来,为老人独自就医扫清障碍。”    


免责声明

        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百度